通辽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心靈一路凄涼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36:37 编辑:笔名

  往事就像电影画面一样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随之有惊喜也有伤心失落,没有重逢时的幸福,有的却是一种绝望的伤痛

  母亲老是在耳边提起,都十一年了也该回来了,要不你去找找看我不明白母亲为何老是提起父亲,他带给我们的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有精神上的都只有伤害母亲一个人这十多年独自撑着这个家,有多少的辛酸和委屈,这些父亲他知道吗这十多年至今就只有一封信,随之就是了无音讯俗语说小来夫妻老来伴,也许母亲也想要个伴吧,自己病了、累了身边也有人关心家族的欺负、亲人的看不起,母亲需要有人帮她分担我们姐妹俩也帮不了母亲多少,也只能在生活方面给一点点微薄的问候,因为我们也是尼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2005年的七月份,母亲打说家里的房子坏了需要重修,要我回去帮着些是啊都16年了也该坏了,那是1900年父亲在正房的沙子上盖的露天阳台,一到下雨天到处漏雨“我叫了你姨爹、老舅、三舅、二舅来帮忙,都叫好了”放下,一看日历是后天的事,第二天买了车票坐上了回家的客车

  回到家已是下午六点多了,母亲在厨房煮饭,见我走了进去“回来了,一会就吃饭了,吃了我们得去你舅他们家,再跟他们说一声用的木头他们弟兄几个答应一家给几棵,木头也得给,人也得来帮忙,也只得靠他们几个了,你大伯他们不会来帮”听了心里只感到一阵阵的心酸,吃了饭碗都没洗,带上手电筒跟母亲出门了,因为去了还得返回来第二天还得买其它用的东西

  零零碎碎的修了四五天,几本上都好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跟母亲说“过了春节我打算去趟澜沧”“去,你也要跟你们家人说一下,免得他们不高兴,什么时候去提前跟我说一声”

  “喂:妈,我明天去澜沧”初五的早上给母亲打了“你明天就去啊,我还没具体问过你老舅呢,你这样过去恐怕会有什么事”因为跟老舅一个村子的人出去打工在澜沧见过父亲“没什么了,我又不是十五六岁的时候了,我按原来信封上地址去找就行了,我会小心的”挂了,还真有点担心,毕竟那是少数民族的地方,再说过年过节的,车票能不能买先放一边不说,问题是这时节车票贵的要命晚上跟老公说,我明天得去趟澜沧听了一脸的不高兴,脸一下子阴沉沉的,也不问问我要带多少路费,车票买了没有,像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去了趟车站问有没有去澜沧的车,售票员说只有到景洪的车,路过澜沧问了一下票价195元,而且也要到初八才有车心想还是从临沧走吧,也许要便宜些

  初六早上我早早到车站只奔售票处,“您好,请问一下有没有去临沧的车票”“今天没有,临沧的已经卖到初八的了”一听我晕了,怎么都要到初八啊“那有凤庆车吗”“凤庆车也没有”“那昌宁的呢”“有,车马上走了”“给我张昌宁的吧”“ 5元”还真是天价,平时都只是20多,没办法谁让我为了省那几块钱呢

  车上大包小包的行李,跟本没人放脚的地方,车上都是些出门打工的、回家探亲的出站了,车在高速路急速行驶,车子在弯弯曲曲的路上转来转去,转得我头晕眼花,车上本来空气就不怎么好,什么味都有,再加上晚上睡眠又不好,弄得我只想吐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只好打开窗子把头伸出去吐,一路吐到昌宁车站就这样上车、下车,从保山—昌宁、昌宁—凤庆、凤庆—云县、云县—临沧折腾到临沧已是晚上七点,一路上吐得我精疲力尽,滴水为进,就连肚子里的苦水都吐得一干二净到临沧也顾不上吃东西,只奔售票处“您好,请问有到澜沧的车票吗“没有,已卖到初十的了”一语惊得我目瞪口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招急的问道“那有加班车吗”“加班车占时没有,”那售票员说完不再理会我心里不由得埋怨起自己来,就为了省那几块钱,把自己折腾得人不人的没办法只好站在售票窗口等着,这时一个中年男人朝售票处走来,“有去澜沧的车票吗”“没有,不是都说了吗,已卖初十的了,这几天都没有了”那售票员不耐烦的答道“那有没有加班车,我们一起十七八个人的”那售票员瞪了他眼,“明天早上你们6点钟过来看吧,领导按排有就有,不按排就没有”他也无奈的走开了,我也不得不离开售票处这时才觉得肚子饿得直抗议,叽哩咕噜的叫个不停,还好车站旁有吃的跟老板要了碗热气腾腾的米线,用筷子挑起米线送到嘴边,可我却闻不到它的香,满嘴的苦一点也吃不下,只好乱吃几口开了钱离开

  看看时间已是晚上12点多,混身有气无力的,只好去找住的地方,可一连问了几家私人开的小旅馆都住满了,只得朝看似一家豪华一点的宾馆走去“有房间吗”“有,60一间”“没有便宜一点的吗”“没有啦,便宜的都卖完了”一看时间已是夜里一点多,一天的折腾我已累的不成人样了,无奈的跟服务员要了一间,打开房门一股霉嗅味扑鼻而来,使我吐了一天的胃又开始不停的翻腾“还有别的吗给我换一间吧”服务员打开另一间房门,还是一样的味道,我拿开捂在嘴边的手,朝她摇了摇,“算了,算了一会天都亮了”我关上房门走进卫生间洗了把脸,和着衣服晕晕的睡去

  一睡醒来已是6点,匆匆忙忙整理完只奔车站车站还是人山人海的,昨晚的那个中年男人也在,我走到售票处那里已排着好多人,我向旁边的人打听,有加班车他们都是要坐澜沧车去其它地方的,我舒了口气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买到车票一直等到十一点才出发,还好一路上都相安无事,一直晕晕的在睡到澜沧已是下午6点多,走出车站找了辆出租车,“请问到这个地方多钱”我拿出写在本子上的地址,那是父亲出去十年一次唯一给家里写的一封信,也是最后一封,我从信封上抄下来的地址“ 5块”出租车司机答道,“能不能少点”“最少 0,要走就上车”我上车把车费给了司机,车在公路上转来转去,最后朝一个小山坡驶去,停到了几家人家门口“到了”,我看看了车上路程表才走了5公里,真黑哦才5公里要我 0元,心里暗想着,没办法谁叫我外地人呢“你找的人叫什么名字”司机转过头来问我,“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听说他在家里开药店的”司机打开车门,“我去帮你问一下”说着下了车这还差不多,心里一下子有了少许的按慰司机去问了几个人都摇头说不知道,司机走过来说还是你自己去问吧,说着他把他的留了给我:要是你找不到的话可以打给我,我接你回澜沧县城,这地方没有住宿的地方,有也要到糖厂门口才会有,得走两三公里”说完开车走了我看了看这个村子,中间有一条车子可以过的毛路把整个村子分成了上、下两个村,眼看天快黑了,真有点不知所错上村没有我只得到下村看看了,我往下走去,这时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我走上前去和她打招呼,“大姐,我想问一下这地方是不是有一个在家里卖药的”她见我打招呼停了下来,“好像有这么个人,就在下面那个村子,你往下走,再从那条路上去,房子墙上画着画的哪家就是”我连声跟她道谢,“谢谢您,谢谢您”“没什么,她笑着走开了”

  我朝着她说的路走去,一会就到了房背后,我站在房背后犹豫不决,进去了又会不会是我要找的人,心里七上八下的这时有人从他家出来,手里拿着刚买的药,那人走上来问我“你也是来买药的啊,他主人在家呢”我朝她们笑笑,没说话就在她说话间不知从哪冒出来好多人,个个都在看着我好像我是另一星球上来的人一样,我看了看我自己,以为哪有什么地方不对,头上是高高盘着的头发,有点乱,一件休闲的外衣、一条牛仔裤加一双皮鞋,背上多了个背包而已,没什么不对啊哦,我跟她是不一样,她(他)们都是少数民族,个个黑黑的脸,穿着也不一样,难怪她(他)们都在看我我刚紧向他家走了进去,我走进院子没人厨房里传来说话的声音这时有人从厨房走了出来,随后一个小伙子和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也紧跟着从厨房里出来,还有一个背着小孩的二十岁左右的女孩也从房里出来,我惊呆了,身了不由得微微发抖,一时没站稳朝后退了几步是他:头发、胡子还是那样的黄红色,高高鼻粱脸上却多了好多皱纹,以没有以前的那份精神了瘦瘦的,穿着空空的衣服显得那么的憔悴“你是来买药的吗那里不好”说话间我看到他那个掉了的单面牙,我记得那是小时候他为我啃甘蔗皮时弄掉的我强忍眼里打转的泪水,不让它流出来“哦,我有点感冒了,嗓子有点痛”听了我的话他走进他的药房里去拿药说是药房其实也是他睡觉的地方,他没有什么证件,只是自己批点药来在家里偷着买而已我拿出拔通了母亲的,母亲在哪边喂了半天,我都说不出话来,母亲在哪边着急的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没什么事,我找到了”那头也没了声音,“我一会再给您打”,我挂断了他拿着药走了出来,“我给你一样配了点,一次三片,一天吃三次”他把装着药的瓶子递给了我,“三块钱”我哽咽着嗓子说不出话来,“三块钱”他又重复了一句,“哦,钱,好,”我打开背包找钱包,我打开钱包找了三块钱递给他他看了看我的钱包,笑着说“谁的照片”“是我妈的”那是一张很旧的照片了,那是母亲怀着只有五个月的我时拍的我以为他看出来了,还有点担心不知如何开口,不想并没有“你不是本地方人吧,天都快黑了,这附近没住的地方,要到三公里以外的糖厂门口才有”“嗯,不是,我是路过的”我说着走出他家

  那些围观的人还在哪站着,刚才去他家买药的哪个也还站在哪里,她对那些人说“是来买药的”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往下走去,身后还有几个没穿衣服的小孩跟着我跑,我已没心情去理会他们了,泪水早以摸糊了双眼,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脸往下滚我再次拔通了母亲的,“你看到他了,他还记得你吗”母亲在那头着急的问道“不记得了,我只跟他说我是去买药的”“那你还在他家吗”“没有,我已从他家出来了”“你吃饭了吗”母亲问道,“还没呢,我等会去吃,我先挂了,明天我再去他家看看吧”“嗯,自己小心些,他不记得就算了,那地方都是些少数民族,要担心”“嗯,没事我会照顾我自己的,”说完我挂了这时我真是六神无主了,不知该如何是好,返回他家呢还是不去,自己也找不出答案来我只好拔通了老舅的,让他帮忙出出主意,通了“喂,是老舅吗”“嗯,是小缓啊,有什么事吗”“老舅,我现在在澜沧,我找到了,可是他不记得我了,我该怎么办”“你什么时候去的,怎么不跟我说一声,说一下我可以跟你去,你一个女孩子家那地方都是些少数民族,他们又不说汉话”“没事的,我已经找到了,只是他不记得我了,我现在刚从他家里走出来”“那你先找个住的地方明天再去看看吧”我挂了,拖着被惫的身子朝来时的路往回走

  天已渐渐黑了下来,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视线,看不清周围的一切这时有个人从上面的村子里往下冲了下来,一下蹿我的面前,吓得我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你是来找人的吗你从哪里”那个人喘着粗气,双手放在膝盖上看着我说“是的,我是来找人的,我从临沧来”“那你刚才去的哪家那个男的也是临沧的啊,你不是来找他的吗我还以为我家里来人了呢,我是山东的,来这好几年了”“哦,我,我是来找他的,可是他不记得我了,对了你可以帮我个忙吗”说着我找出纸和笔,用颤抖的手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号码和名字,“你可不可以帮我把这个递给他,不要让他家人知道,”我用祈求的口气跟他说道他接过纸条什么话没说走了,朝村子里走去了

  我边走边往村子看去,他坐在院子里若无其事的抽着老烟筒我的心在滴血,像刀割一样让我无法忍受,十年不见,他却不记得我是他的女儿,还是他不敢在他现在的家人面前说不争气的泪水不停的往下滚,模模糊糊的已看不清前面的行人突然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小名,我不由得自己对自己苦笑,这鬼地方那会有人喊我,我继续往前走着身后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近,喊声也越来越近,我转过身去,摩托车已停在了我的身边“你都来家里了,你就叫我一声阿爹,我不就认得你了他边说边从摩托车上下来我一听“家里”,火一下子从心里冒了出来,“您让我怎么叫您,您都不认得我了,我怎么叫您这是您家又不是我家,”我对着他吼到我边吼边走,他让那个骑摩托车的人回去了,他一步不拉的跟在我后面“当初我出来也是不得已啊,这你也知道啊”“我不知道,这十年来您问过我们吗您关心过我们吗别人期负我们的时候您关心过我们吗您不是出来找那个您帮他担包的人吗,怎么他都回去四五年了,您怎么不回去,而且您走的时候您为什么不跟我们说您还欠了信用社和私人的钱,只到信用社的人找上门我们才知道,您到是拍拍屁股走了,您有想过我们吗,叫我们已后的日子怎么过,您有想过吗”我泣不成声的一口气说完这十年来的恨“我知道对不起你们母子仨,可是我也是没办法才出来的啊”他说着大颗大颗的泪水从他的脸上滚下来我们不再说话,默默的一前一后的走着,他家的人站在院子里看着我们“你来找我,你妈她知道吗”“是我妈让我来找您的”“我刚才已经跟妈说了,我找到您了,您自己跟我妈说吧”我拔好递给了他,通了,母亲在哪边故意问他:“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打我家的有什么事”“是我,老海”,老海是父亲的小名“啊缓已经找着我了,就算她不来找我,我也打算今年5月份就回去了,只是我在这儿的钱还没收回来”“你还记得这是你的家啊你不是已经有家了吗还回来干什么”母亲又在说气话了,他们一说话就吵架,十年没见还是那个样子我不想听他们吵,这时才知道我又一整天没吃东西了,滴水未进,我朝前走去想找点水喝,父亲见我走了,紧跟在后面,等我回去又说吧,说着他挂了

  共 108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路凄凉;这部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家庭悲欢离合的故事,由作者探亲引起的,一路凄凉,诠释了不只是生活的疲惫,也是灵魂的低潮一个一个的车站,一段一段的行程,旅行总是让人在陌生的纠结的环境里,生活的波折让人疲惫,其实,生活的内涵从来就包括诸多的无奈与失落,实际上人生不可能的尽如人意,也不可能时刻都保有那种对于生活的全部 ,虽然我们心里忠是希望自己过得好,总是勉励自己,接受生活中的巨大诱惑和拒绝那些生活中的不快,哪怕我们拥有足够的自由更重要的,无论对谁,生活的本质是平淡的、朴实的,甚至是琐碎的,乏味的,无奈的,但种种磨难的结局,只要还有希望就会好起来作者笔墨流畅,情感丰富,内容朴实,力荐欣赏,问候,感谢赐稿【;天蓝蓝】【江山部精品推荐】

老年动脉粥样硬化吃通心络好吗
老人血栓吃通心络可以吗
冠心病反复胸闷用通心络效果好吗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