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第一百八十五章 王者之道

发布时间:2019-10-21 23:51:05 编辑:笔名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第一百八十五章 王者之道

“为君王者不光要下体民情,还要上体国情,你明白吗?”嬴政眼神十分宁静的望着扶苏,一字一句道。

扶苏木然的看了看嬴政,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

而嬴政宛如自言自语一般道;“没有哪一位君王愿意做屠夫,严刑酷法虽然不尽人道,可却合符天道自然法则,乃是震慑人心的不二手段。”

“对那些为非作歹,心狠手辣的恶徒,你讲仁义道德有用吗?”

“对那些心黑贪婪,残害百姓的酷吏,你讲品行操守可以让那些酷吏不再剥削鱼肉百姓吗?”

“对敌人大举侵犯,挥起屠刀肆意虐杀自己的子民,你讲礼仪道理能让敌人退兵吗?”

嬴政眉头皱成了川字型,一连反问几句,最终斩钉截铁道;“不能,面对恶徒只能杀,面对酷吏也只能杀,面对敌人的侵犯更要以杀止杀,杀到那些人肝胆破碎,杀到他们不敢肆意妄为,只能杀,杀,杀……”

扶苏瞳孔瞪得越来越大,直到听到嬴政最后的话,他心中的理想抱负,对未来的宏伟蓝图似乎破碎了。他有些迷茫了,难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是错的吗?他真的不知道,此时心中只有无尽的茫然。

“你监国月余,今年的税收知道多少吗?”嬴政突然问了一句,望着扶苏意味深长道。

扶苏微微一怔,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他犹豫一下,仍旧老实回答道;“回父皇,儿臣若没记错今年全国的粮税是547万旦,商税约四十七万两黄金,其它各种杂税十年前修养民生,已经被父皇废除,这两项是大秦国库的主要来源。”

“嗯,算你有心。”嬴政点了点头,随之道;“那你知道秦皇七年的粮税,商税是多少吗?”

“秦皇七年?”扶苏愣了愣,虽然秦皇七年他也不过几岁而已,可宫中有文献记录,他自然看过,他心中隐隐有了一丝明悟,顿时老实回答道;“秦皇七年,粮税是三百六十九万旦,商税越三十四万两黄金。”

嬴政负手而立,神色露出一丝异样道;“大秦如今国富民强,四海归一,但是税收比之天下未统一之时,多出的几乎可以忽略。”

嬴政眼神陡然锋利起来,直视扶苏质问道;“这些税收都到哪里去了?”

“父皇,如今天下归一,朝廷开支也比往年要大的多,官吏衙役,将士劳役都比以往多的多,所以大部分税收都用来支付官吏衙役,将士劳役俸禄,以及宫中的开销,还有去年的兵灾,以及大秦征服四海的花销。”扶苏先是一惊,不过随后立刻道。

“迂腐。”嬴政看着扶苏,摇了摇头,训斥了一句,接着道;“你说的这些都是那些朝廷倚重的官员的书面说法吧?”

“父皇圣明。”扶苏心中有些茫然,不过他的确是照着奏章上的来回禀的。

“大秦富有四海,朝廷只是每年的铜矿,铁矿,银矿,盐巴的收入都足以应付这些官仆的俸禄和宫中的开销,甚至还有富余。可是实际呢?每年朝廷还要给这些铜矿,铁矿,银矿,盐巴生产作坊发补贴,不然就难以维持运转。”

“你不知道去年四大军团出征用了多少粮饷?也不知道十年前朕统一天下之后,掠夺六国之财富的国库有多充足富裕?还是更不知道这些银子都被那些贪赃污吏中饱私囊?或是你同样不知道再这样下去,大秦入不敷出,三年之内国库彻底一贫如洗,朝廷运转难以维持,崩塌在即?”嬴政厉声喝道,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利刃,插入了扶苏的心坎上,让扶苏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你这个监国做的真不怎么样,你还太嫩,真让朕失望。”嬴政有些失望的看着扶苏,摇头叹息道。

“父皇,儿臣错了。”扶苏失声痛哭起来,一脸懊悔之色。

“朕可以容忍这些蛀虫吸大秦的血,可以容忍这些蛀虫吃大秦的肉,毕竟人性卑劣,无官不贪,古今皆然。”嬴政微微一笑,似乎有些自嘲

扶苏愣了一下,今天的父皇让他十分看不透,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堵在了他的胸口,让他憋的发慌。

“但是,朕绝不容忍这些蛀虫啃大秦的骨头,这是朕的底线,也是大秦的逆鳞,敢僭越者,想要让大秦国土崩瓦解,那朕不光要连本带利的收回来,就他们的命也要一块收了。”嬴政冷笑道,他深知人性,虽然这些年他一直闭关,但是却时刻关注着大秦帝国的命脉。扶苏或许是一位仁慈的君主,可并不是一位完美的君主,他总算体会到,始皇帝为何立储君始终犹豫不决,难以决断。一字难,二个字很难,三个字,十分难,嬴政衷心的感觉到当君王的苦楚。

扶苏跪在嬴政脚下,大气都不敢出,他清晰的感觉到父皇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让他心惊胆寒。

“你仁慈犹豫,可缺乏帝王应有的杀伐果决。你明大局,懂时事,但却不懂变通,王者审时度势的手段。”嬴政毫不掩饰对扶苏的赞赏和批判,坦言相告道。

“儿臣愚钝,让父皇劳心了。”扶苏仍旧一副犯错宝宝的样子,神情十分沮丧,如同受到了巨大的挫折一般。

“滚回宗庙闭门思过,没朕的旨意,再敢踏出宗庙半步,朕会亲手废了你。”嬴政目光直视扶苏,毫不客气道。

扶苏看着嬴政的目光,丝毫不怀疑父皇说过的话,立刻行礼拜道;“儿臣一定谨遵父皇教诲,请父皇放心,儿臣一定痛定思痛,痛改前非。”

嬴政撇了他一眼,转过身去,走向自己的龙榻,靠在龙榻上对着扶苏吐出了一个字;“滚。”

扶苏立刻如蒙大赦,行完大礼,立刻有些微微颤颤的走了出去,开了大门之后,小心翼翼的又关上了大门,只留下嬴政一个人靠在龙榻上,微微闭上了双目。

而整个咸阳城外此时已经被十万大军围个水泄不通,咸阳城内四处鸡飞狗跳,一场风暴彻底在咸阳城中掀起……

白山治疗癫痫病方法

酒泉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朔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白山治疗癫痫病费用

酒泉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冠状动脉斑块能消除吗

颈动脉斑块吃什么药

稳定颈动脉斑块的药物

颈动脉斑块的治疗

狮马龙药油历史文化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肠道感染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腹泻怎么样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是什么药

腹部不舒服经常拉稀吃什么

鼠标手食指很疼怎么办

脑梗死常用中药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脑梗死恢复期的饮食以及药物有哪些

脑梗死偏瘫可以用中药通心络吗

跌打损伤多久可以按摩

跌打损伤外擦有什么药

跌打损伤应该怎么处理

跌打损伤肿块咋消除

老年人跌打损伤吃什么